合欢核桃终堪恨

打脸

真尴尬……七夕贺文是为了你写的,结果竟然落得和文里面一样的下场。只是可惜,我没有那么坚强,那么武断,对不起啊……怎么总是写成好的不灵,坏的灵……

(武云暗云bg)七夕贺文

狗血有
三角有
人物关系乱
狗血有
双视角
起名废
我尽力了(*꒦ິ⌓꒦ີ)

洛崖
自己的名字是真的不吉利……不知道为什么师傅会给自己起这种名字,虽然我是在落日崖被师姐捡到的……
“咳!”咳出一口污血,随着知觉渐渐消失,身上的伤口已经感觉不到疼痛
果然……叫洛崖……就得落一次崖……
这是昏过去时我最后一个念头……
.
.
.
当我睁开眼睛后只能看见一片白茫茫的雾昏昏沉沉压得我喘不过气……我这是死了吗……?自暴自弃的再次闭上了眼睛,真可惜……不能再见她一面了……
“嗷!!!疼!疼!疼!”腹部的一阵剧痛把我拉回了现实
“啊!你醒了!”清脆的声音,似乎是十二三岁出头的少女
我揉了揉眼睛想努力看清现在的状态,但是如果我能够预知未来,我一定会选择怪怪躺下……
那是一个样貌可爱的少女,穿着云梦入门弟子的衣服
‘好矮……’洛崖比了比坐在床上的自己与她的身高
“你终于醒了呢!师姐都说你救不回来了呢!”说罢,哪位少女举起了一根细细的闪着银光的东西,微笑的看着我,向我的肚子扎去
“啊啊啊!!!”不争气的我……又晕了过去……
.
.
.
“臭小子!醒醒!”一双纤手捏住了我的脸颊,熟悉的香味,熟悉的声音……
“师姐…?…”我捏了捏自己的脸,带着小孩子的婴儿肥
“怎么了?傻小子睡懵了!赶快起来练功!就差你了!”
师姐松手扔给我一套衣服
“师姐……”我泪眼汪汪的看着他
“臭小子哭什么啊!就捏了你一下!”
我扑向她,却只是扑了个空……
“师姐!你在哪里啊!师姐!?师姐!!求求你,不要走……”
.
.
.
“臭小子乱叫什么呢!”咚的一声重击,把我从那可怕的梦境里拉了回来。
“你也是!你才多大!竟然想帮这个臭小子引梦!”又一声咚的重击。
“你们都给我好好反省反省!”啪的关上了门留下了头顶大包的我和她
她转过头看着我一脸懵逼的样子,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。
我摸了摸放在旁边的围巾,还好,围巾还是完好的。不过,身上的伤口,是真的痛……
“秋师姐一直都是那样,刀子嘴豆腐心”她坐在了一边的凳子上自言自语。
“她是害怕你和我有危险才这样的,她刚刚强行介入了我的引梦术,对她自己的伤害一定不小!唔……不行!我得去看看她!”我看着小小的她吃力的抱着快跟她大的引梦灯晃晃悠悠的出了门。
等等!你们就把我这个刚刚苏醒的病人扔在这里了吗!!?
.
.
.
转眼间,我就已经在云梦修养了一个月,在云梦也认识了不少人,那个救起我的云梦弟子名为林夏夕,才十三岁是刚入门不久的小菜鸟,照顾我的这些天没把我治死也真是奇迹…敲我脑袋的云梦师姐名为秋涵,今年十七,是一个医术平平但武力惊人的骄傲……
身上的伤已经痊愈,我决定辞谢了他们,回到暗香
“小弟弟你可是我们小夕救治的第一个病人!你可要对她负责啊!”
“臭小子,你身上的这些钱还不够付医药费的!什么时候送聘礼来啊!”
“小夕才十三啊!会不会太急了!”
“你傻了定娃娃亲啊!”
“不行吧,洛崖都16了,定不了啊……”
离开的云梦时候云梦姐姐们的哄笑声硬生生熏红了她的脸,不过我却不明白为什么,云梦的传统吗?
“你……你走吧!有……有伤了我给你治!”她揪着衣角磕磕巴巴的向我告别
我弯下腰摸了摸她的头
“我走了,多吃点肉长高点吧”
“好……好!”她抬头看着我,往我手里塞了一瓶药丸,上面贴着红纸,歪歪扭扭的写着使用方法
我看见她羞红的脸和水汪汪的眼睛,有点可爱……
.
.
.
“洛崖!你还活着!快!快去通报掌门!”守门的师姐看见我开心的不行,带着我一路小跑的到了掌门跟前。
“大难不死必有后福”掌门笑着看着我。
回到暗香之后,日子还是一如既往,这是看到那一瓶药丸的时候,会想起她水汪汪的眼睛。想去见她,却又总是耽搁
再见到她,已经是两年以后,在金陵夜市上,师兄心血来潮搭了个烤肉摊,生意还算不错,就叫上了我当帮手。
“要三份酸辣鱼,十串孜然烤肉”
“好”我松了松脖子上的围巾,抬头把烤好的东西递过去,是一个华山,他身边站的是……秋涵和林夏夕!
“哎!臭小子!你这是在凑聘礼吗?”秋涵的嘴还是那么狠……
“什么聘礼?”他身边的华山问道
“啊~就是……”
“师姐!你和萧师兄去那边占个位置吧!我帮你们端东西!”旁边的夏夕终于忍不住的把他们推了开了,我看着她羞红的耳朵,忍不住的笑出了声。
两年之间秋师姐的变化并不大,只是旁边多了一个华山,而夏夕变了很多,个头长高了不少,脸也变得愈发清秀,只是那双水汪汪的眼睛还是和以前一样,让人看了心生怜爱。
自那次之后,夏夕就经常来暗香找我,有时候自己来,有的时候是秋涵陪着来。
暗香的师弟师姐也纷纷打趣着我们俩个。
我知道这样不太好,明明知道自己心里有着别人,却耽误了夏夕……可是当我看见夏夕那双温柔的眼睛看着我时,我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……
那天早上,我在榜上接了一个任务,刺杀一个得罪权贵的文官,虽然对这个人的死心里有点可惜,但是我还是接下了它。让他痛快点死吧……我拉了拉自己的围巾。
我易容成他们家的家丁悄悄的潜入了进去。
摸清了这栋宅子的地形,准备在晚上下手,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在那天晚上我在他的书房里发现了他的妻子……把我捡回暗香的!本应该在五年前就死去!我的师姐……
.
.
.
任务失败了,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从哪里走了出了哪里,混混沉沉的我一路竟然走到了云梦。
我转身准备离开
“洛崖!”是夏夕的声音……
“洛崖,你是来找我吗?你的衣服怎么破了?没受伤吧!”她拉住我的衣袖仔细的检查的我身上有没有伤口。
我只是感觉很累,就两眼一黑昏了过去
我在云梦住了很长一段时间,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去,回到哪里,师姐把我带大的地方。
有一天,夏夕告诉我秋涵要和那个华山成亲了,我陪着夏夕去送亲,秋涵上轿之前哭着和云梦的师姐师妹们说了很多,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哭,华山很冷,所以几乎每个师姐师妹都送了秋涵一箱自己做的润肤膏药,浩浩荡荡的几车,有着不一样的气势。
送亲送到了华山的山下,萧师兄来接她走的时候,她抱住夏夕,哭着对我说“夏夕以后就交给你了啊!你要好好待她!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不知道的可能听她这番话,可能还会以为是我和夏夕成亲。
.
.
.
云梦资助的酒席吃起来很好,香甜的桃花酿弥散在舌尖,可能是酒喝多了吧,我看着坐在一边巨石上的夏夕悄悄哭泣心里弥漫起了异样的感受。
我走到她的身边坐下,握住了她的手
“夏夕……你要不要……和我在一起……”
她一愣,擦了擦眼泪抬头看着我
“洛崖,如果我答应了,明天,你会后悔吗?”
我楞楞的看着她
“我知道的,香榭的师姐都跟我说了,你有一个师姐,是她把你捡回了暗香,是她把你养大,但是她在你十三岁的时候,任务失败,去世了”她搓着自己的衣角十分的不安……
“我知道你不喜欢我,我见过你提起哪位师姐的时候你的眼神,和看着我的时候,是完全不一样的,你的围巾就是她送给你的,你每天都带着,珍惜的不得了。可是我还是想试一试,万一……万一你会喜欢上我呢……所以……洛崖,你喜欢我吗?”她抬头看着我
我可以说喜欢,然后和她一起,像秋涵和萧师兄那样成亲,让后组建一个家庭。
可是我看着她的眼睛,硬生生是说不出来一个字……任何一个欺骗她的字……我还是忘不了师姐,即使她已经离去多年,即使她已经嫁为人妇。我还是记得她的一颦一笑,她的每一个习惯,她的每一个小动作……
夏夕看着我不做回答……轻轻一笑转身离去。
.
.
.
又是一年夏天,师兄改行开了凉茶铺,只是这次不用我再来帮忙了,师兄的身边,站了一个笑靥如花的姑娘。我买了一杯梦闲饮,慢悠悠的再夜市逛着。一个穿黄衣的姑娘急匆匆的从我身边跑过去,撞撒了我的凉茶。
“啊!对不起!因为我有一点急事,所以……”熟悉的声音
“夏夕?”我有点不敢相信。
她抬头,还是那张熟悉的脸,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
“好久不见啊,夏夕”
“是啊,好久不见”她冲我笑道
“歪!那边的那个暗香!你把手放下!”旁边急急忙忙跑过来了一个武当,把夏夕一把拉了过去
“你不要这样动手动脚的啊!”他把夏夕护在身后瞪着我说……
“噗,平时看你都是个木头,怎么今天有了危机意识了?”夏夕拉着他的手,轻轻的笑道。
“我!我…怕你受欺负!”那人攥紧了夏夕的手红着脸说
而夏夕还是和以前一样一挑就红成番脸。
我看着他们两个悄悄的退到了一旁
夏夕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,那……我的呢?我慢慢的往前走去
“前面的那个暗香!你给我站住!站住!”一阵呼喊声从身后穿来
“你刚刚弄撒的茶弄脏了我的衣服!你得赔我!”那是一个华山的女侠。
不知道为什么,我竟然在她身上看到了师姐的影子……




林夏夕番外
我叫林夏夕,从小我就在云梦长大,有师姐们的照顾,十二岁那年,一位神算子来到云梦,给我师姐师妹们算命,他对我说,我与我自己第一位治好的病人之间有着密不可言的缘分。但是我的医术……我以为自己治好第一个病人的日子遥不可及,但谁知道第二年,我就在采药的时候遇上了一个暗香并治好了他,师姐们纷纷起哄,说这就是我未来的夫君。小小的我羞红了脸。
不过他的伤治好之后,他就走了,我虽然说希望他能再来找我,但是他也并未来。我开始有点怀疑预言的真假了……
长大了一些,秋师姐与一个华山结成了情缘,而我又遇见了他,相比之前他变得更加成熟,不知道为什么,在看到他对我笑的时候,我的心开始狂跳不止。
也许一切总是那么不尽人意,他向我表白了,可我却知道,他心里住着一个人,那个人在他的心里生了根,是我无法撼动分毫的……我也明白了他为什么天天带着那条围巾,那是她给他的,明白为什么他要在清晨时出门去采刚刚盛开的兰花,那是要拿来祭拜她的,明白为什么他的屋子里有一个破的不行的布娃娃,那是她出任务时带给他的……
我想起来之前师姐给我看过的一本书里提到过这样一句话——活人,是斗不过死人的。
那时的我还不太明白,这句话的意思,但是在遇见他之后,我就明白了,明白了这句话中包含着怎样的苦涩。
我拒绝了他,从新回到了云梦。
哪一天一个武当弟子急急忙忙的背了一个人冲进了杏林居
“他……他发烧了好几天了!看了很多大夫都没有用,能不能拜托你们治好他!”
那是正是云台医会,师姐们都太忙了,无暇顾及,救治他的工作便落到了我的身上。他告诉我他叫晋谦。
我治好了他,于是他便不走了,跟着我身后,跟着跟着就走到了我的旁边……
没想到造化弄人,晋谦约我在金陵夜市见面,我又遇见了他,他摸了摸我的头,我看着他苦涩的笑了一下。晋谦似乎误会了,什么但是看他着急吃醋的样子,我不禁有些好笑。
晋谦拉着我的手,看着他离开的地方问我他是谁?
我说他是我医好的第一个伤者
晋谦又问我,那我呢?
我笑着说你是我自己治好的第一个病人。

体验了一下破功的feel
虽然并没有钱去转职(*꒦ິ⌓꒦ີ)

看我儿子低眉顺眼的小媳妇样 ̄  ̄)σ
发现这个管理员有点吓人

陪朋友绑架蔡成居,看着她打了二十多分钟(蔡成居血真的厚)
只用负责奶好友的我闲来无事闲逛,发现这个NPC相当有灵性啊!下雨了会自己打伞!

我……又找到了枯梅大师!枯梅大师没死!


我可是正经人!(ノ`⊿´)ノ

人生第一次啊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

说好的金色称谓呢!(ノ`⊿´)ノ
骗子!!!
废了那么的的劲啊!

我知道……是头发(我还是继续当一个弱小无助又可怜的云梦吧)
“他变强了也变秃了……”